涨了一百倍的 FT 就是币圈的拼多多

交易所的江湖,本来很太平。
币安、火币、OKex,三者如何排序,见仁见智。但说他们是 Top 3 总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然而,由原火币 CTO 创办的 FCoin 却以破局者的身份横空出世,搅动了兵器谱的排行榜。
正式上线不到一个月的 FCoin 交易量超过了 OKEx+ 币安 + 火币等 6 家交易所之和。现在,每篇提到它的文章,都会强调 FCoin 是“全球交易量最高的交易所”。
这对整个行业来说,都是一个重要信号:
看上去几乎板结的交易所格局,原来…原来还是可以被打破的
“币圈一天…”,“王侯将相…”,各种名句有了新的意义。
破局者,面对同样的巨头格局
破局、破局,必然先有巨头之局而后破之。
有巨头在的行业,往往都是巨大的行业市场空间和利润。而且,充分发挥着网络效应,后发者往往很难进入。
但其实,一切都在发生改变。
在电商领域,拼多多,“3 亿人都在拼的购物 APP”,也是一个破局者。
在大家都以为电商行业格局已定的情况下,拼多多硬是在阿里系和京东等巨头的打压下、无视和不解中,突出重围。
在信息流媒体中,趣头条,在分食今日头条的领地。
在棋牌游戏中,JJ 斗地主,几乎直面硬刚了腾讯斗地主十年,非但屹立不倒,还活得有姿有色。
在挑战者看来,他们必须挑战巨头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手中的蛋糕实在是太诱人。
而被挑战的巨头,则通常不相信存在什么破局者。一路走来,他们击垮了太多敌人,他们确实可能是天选之人。如果看看 ICQ、eBay 的坟头草,他们大概会想起自己也是击败巨头才登上王位的。
破局有术,激励机制无往不利
之所以说,FCoin 是币圈的拼多多,除了二者都是破局者的身份之外,更重要的是,FCoin 和拼多多的破局之道采取了相同的逻辑:
将自身角色可能获得的利润进行再分配, 让用户成为利益分享者,黏住用户。当然,在这一点上,FCoin 与趣头条做得比拼多多更充分一些。
充分发挥了激励机制的作用,抢占用户心智,让用户有一种占便宜的感觉。一旦形成这种心智,用户很难割舍不用。两家 slogan“拼着买更便宜”与“交易即挖矿”异曲同工。
还是发挥激励机制,引导用户主动裂变,从而玩通了流量生意。
实际上,币乎也是这样的逻辑。
在支持者看来,FCoin 突破三大交易所重围的利器,正是设计精妙的激励模式。这套奖励机制深刻体现着了 Token 经济的特点,既把人性中的投机心理充分的挖掘出来,又动态的保证大家的持币意愿,让社区形成共识。
而看空者则认为 FCoin 不设硬顶的“交易即挖矿”以及“邀请返利机制”是透支未来、招引羊毛党,甚至有传销之嫌。毕竟,在低迷的市场环境、没有重大利好和刚需的情况下,FCoin 凭空获得天量交易额,很多人怀疑交易量就是被刷出来的。而在很多 FCoin 交流群中,确实很多 FCoin 量化交易和刷单技巧的内容,也在某种程度上印证着刷量的猜测。
在他们看来,FCoin 是一个坏榜样。很多新兴的交易所,也都在跃跃欲试的打算开始改变激励机制。到时候,透支的就不仅仅是 FCoin 自己的未来,而是大家的未来。
这些,也许就是杞人忧天了。
且不说,FCoin 在运营政策设置的几个妙手——如 90 天解除邀请奖励、结束时间动态调整等等。
如果你只看到羊毛党,万分之二的理论纯收益,来薅 FCoin 羊毛,那一定是你没理解,FCoin 实际是用万分之二的“佣金费”,以 1:5000 的杠杆来“引导”羊毛党用自有资金来替他突破重围。
因此不是我们驯化了小麦,而是小麦驯化了我们。
——《人类简史》
没有羊毛党的刷量,就没机会从既有格局突围,更难以被普通用户发现。
FCoin 这个品牌如果没有这次运营操作,如何能够立起来那?
如何触达它花钱可能都影响不了的用户那里?
这些品牌效果需要多少成本?
打破三巨头的机会花多少钱可以买到?
至少,FCoin 的百度指数在 6 月 12 日就已经超过三大交易所了。

四家百度指数
当然,本来很多人就不懂 3 亿人都在用的拼多多到底在干什么,拼多多怎么赚的钱。可能怎么也不会懂 FCoin 在干什么……
真正的破局者是 Token 机制
币圈的未来是什么?不是 ICO,不是炒币,而是利用 Token 机制充分调动人性,破局已有的互联网产品,甚至创造出新的产品形态。这块就先不多说了,这要开篇,就是另外的文章了。
总之,破局者 FCoin 与拼多多一样,在面对巨头垄断的竞争环境下,利用 Token 机制充分激活用户活跃,树立起了品牌、吸引了羊毛党和跟风的用户,但最终还是会留下一些原本可能根本不属于他的用户。
实际上,区块链项目,已经不神秘了。会回归到流量生意的逻辑,必须占领用户心智、必须满足用户价值。

FCoin“交易即挖矿,持币有分红”的横空出世,把交易所受益大部分回归到了投资者手里,此举深得民心。而币安、火币、OKex 等传统的交易所仍然停留在“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的年代,以榨取手续费为己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