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币——区块链传销骗局猖狂 骗子诈骗的惊人手段被曝光

传销是很早就存在的,而区块链则是近几年才火热起来的。但是,自从区块链红火起来,区块链传销骗局猖狂程度就失控了。随便弄一些“币”,就说投资价值很大。可是,投资了才知道,原来就是一个传销骗局。看来,投资区块链,也要谨慎了。

       中国法律规定,传销是违法的。所以,区块链传销骗局猖狂下去,主谋必定难逃法律制裁。不过,虽然惩治了相关人等,但有些投资者已经被骗了,对于他们而言,是一种损失。所以,大家一定要谨慎。那么,区块链传销骗局是怎么展开的?骗子诈骗的手段又是怎样的?我们一起来看看新闻详情。18 天、1.3 万余会员、8600 余万元……4 月 15 日,全国首例打着“区块链”这一网红概念,实则“新壶装老酒”的特大网络传销案被西安警方成功破获,9 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归案。

       随着案情细节的披露,大唐币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这枚只为特定投资者群体熟知的“虚拟货币”,引发了人们的好奇:为何它能在短短半个月时间内吸引 8000 多万元的资金,这种打着“区块链”“虚拟货币”旗号的传销骗局是否最近才出现?

**     大唐币的生意经 **

    “目前已经查明该案涉及全国 31 个省、市、自治区,涉案资金高达 8600 余万元。”在 4 月 17 日的案情通报会上,西安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办案民警介绍道,根据前期线索,犯罪嫌疑人郑某为牟取非法利益,打着“区块链”概念,与网络平台管理员张某、李某、营销副总勾某等 9 人,于 3 月 28 日起以聚集性传销、网络传销为手段,以每枚 3 元的价格在“消费时代”(DBTC)网络平台销售虚拟的大唐币。

      为吸引人投资大唐币,该团伙自行操纵大唐币每日升值幅度,并且设置“持币生息奖”吸纳会员;同时,他们根据会员发展下线情况实施分代管理,设置“分享收益奖”进行奖励;对 10 个层级、148 人组成的营销团队设置“团队业绩奖”,根据营销团队业绩进行奖励。

      而与以往的传销组织不同,该组织没有选择隐匿在小区避人耳目,而是将办公地点设在豪华、气派的写字楼内,并且在网上音频平台持续做宣传。此外,该团伙还花 3 万元请外籍男子做旗下公司的董事长,将自己打造成具有外资背景的“高科技跨国企业”以扩大影响。同时,该组织还先后去国内外多地召开虚拟货币的推介会,推介虚拟货币时,其号称会员只要投入 300 万元,每天可生利 8 万元,一个月就可以获利 200 多万元。而会员在平台注册后,会员之间进行交割,平台不退币,也不返现。

       4 月 15 日 21 时 30 分,西安市公安局在陕西西安、浙江宁波等地集中收网,将 9 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查获,6 个传销窝点被捣毁,冻结涉案账户 42 个,涉案金额高达 8600 余万元。

**      仍有人浑水摸鱼 **

      法治周末记者以“大唐币”等关键词搜索,发现只有一个网站能打开,其中出现的红蓝“唐”字标志与之前网络上流传的官网截图一模一样,但整个网站页面却跟网络上流传的完全不同。该网站设计粗糙简陋,打开“商城”“区块链商品”等版块可看到,其中或是无法交易的珠宝等商品或是空白页面。

      在首页显眼位置,则是大唐 DTC(DTC 即大唐币)手机客户端的二维码以及商家招募的信息。此外,页面上方还时不时地跳出“DTC 指数 343”一行小字。

     但奇怪的是,如今在微博、QQ 等多个网络平台搜索“大唐币”等,几乎找不到有关大唐币投资者留下的痕迹。最后,记者只在西祠胡同和深圳当地一个论坛上,找到两篇一模一样的讲述大唐币投资的帖子。

   “2018 年什么项目稳定,什么项目有前景,什么项目值得投资!大唐币你知道吗?大唐币持币生息、储量增值、复利倍增(日结),持币量 100 枚至 499 枚,每天生 1‰,持币量 500 枚至 999 枚,每天生 1.5‰……持币量达到 10000 枚以上,每天生 3‰”在这篇帖子中,发帖者用极具煽动性语言描述了“只涨不跌”的大唐币的投资前景。

       发帖者称,若网友花 3000 元买进 1000 个币,每天就能新增两个大唐币,且币值只涨不跌,“假如持有 45 天挂牌上市,全部卖出,新增币 90 个,总共持有 1090 个币。如果币值每天平均上涨 0.5 元,卖出价 25.5 元。全部卖出,扣除 10% 手续费后可得到 25015.5 元”。

       也就是说,投资者若投入 3000 元,1 个半月后就能赚 22000 元,即一个半月收益率即可达到 733%。发帖者留下了自己的微信号,但法治周末记者从 4 月 20 日晚开始尝试添加对方为好友,一直到发稿均未通过。

       此外,在百度贴吧,法治周末记者还发现一个自称持有大唐币的网友,对方在 3 月 17 日发贴称 0.7 元一枚出售大唐币,并称开盘后会涨至 3 元一枚。记者以要买大唐币为由添加了对方的微信号,对方表示目前自己仍有大唐币可以出售,价格为 0.7 元,1000 枚起售。但当记者进一步询问交易平台、大唐币开发团队、公司具体状况、是否有法律风险等问题时,对方则再也不予回应。

**        传销币骗局不断上演 **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武长海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大唐币传销案是一起虚拟货币传销案,并且披着最近火热的“区块链”马甲,打着创新的幌子,蒙骗投资者,但实质上仍然有收取入门费、发展下线、层级计酬三个传销特征,是典型的传销活动。但武长海指出,像大唐币这样名为“虚拟货币”,实为传销活动的案件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出现,只不过目前借着区块链的东风呈加速爆发之势。

    “虚拟货币源于 2009 年比特币的诞生,随后各种虚拟货币开始大量产生,目前国内的虚拟货币已经达到数百种。2012 年后国内开始大量出现打着虚拟货币的幌子进行非法传销的案例,例如百川币、马克币、贝塔币、暗黑币、摩根币等,这些所谓的虚拟货币都有一个显著特征,都是打着创新的幌子,许以用户高额的回报,实则就是传销骗局。”武长海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虚拟货币传销案的特点是案值和参与人员数量极大,造成的社会危害不亚于一般的传销,同时具有破坏金融秩序的特点。”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发现,早在 2015 年就出现了“百川币”传销骗局,福建百川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周运煌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便建立起“百川币”多级金字塔形传销活动王国,范围涉及 24 个省区市 90 余万会员,会员层级多达 253 层,涉案金额 21 亿元。

      2016 年 11 月,广东警方破获了“恒星币”非法传销案。公开资料显示,该组织团伙以发展人员数量为条件提成返利,引诱会员通过“恒星币”继续层层发展他人参与。4 个月就吸收全国 31 个省(区、市)16 万余名会员,涉案金额近两亿元。

       2017 年 9 月,海南海口警方破获“亚欧币”传销案亦属于同一类型。短短一年时间,亚欧币骗局就吸引了 4 万多名参与者,吸收资金 40 多亿元。类似的“虚拟货币”传销骗局还在不断上演,随手在网上一搜,就会看到大量相关消息。在这些骗局中,有的发币公司几个月后就关门跑路,只留受害者维权无门;有的发币公司则被警方查获,组织者被逮捕归案。

**    投资者莫投机 **

      不久前,腾讯安全反诈骗实验室联合国家工商总局(广东深圳)反传销监测治理基地发布了《腾讯 2017 年度传销态势感知白皮书》,《白皮书》指出,各类境外资金盘、虚拟币和 ICO 项目也成为新型网络传销的主要模式之一。

      数据显示,截至 2018 年 2 月 28 日,腾讯安全反诈骗实验室共识别出 3534 个疑似传销平台,平台参与人数高达 3176 万人,且每天新增识别传销平台 30 个左右。武长海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顶着“虚拟货币”“区块链”等名义的传销骗局,主要是抓住了普通投资者不懂虚拟货币、区块链,却又希望赶上虚拟货币投资热潮的心理。其骗局往往设置复杂,投资者很容易上当。

    “不仅如此,这类传销骗局的模式非常容易被复制,参与过这类骗局的人,后期很有可能会单干。所以这类骗局很容易呈现病毒式的扩散传播。”武长海说。一位早期进入区块链行业的资深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从去年开始暴涨的比特币行情让普通人开始关注区块链和虚拟货币,并对神秘的虚拟货币投资产生了向往。

    “据我所知,有些年轻人甚至从小贷平台上借钱、用信用卡套现等投资一些虚拟货币,他们认为只要踩对一个币,就会获得可观的回报,甚至实现财务自由。而这种盲目的心态往往会落入一些不法分子设计的内部发币、币值只涨不跌的圈套。”上述人士如是说。

      该资深人士还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有一些所谓的区块链项目方在没有任何项目的情况下会先建立几十个微信群,“这些微信群很有可能就是项目方后期发‘空气币’‘传销币’的宣传场所,如此一来后果不敢想象,发展成传销的可能性非常大”。

      区块链媒体三言财经合伙人杨苗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投资者不了解何为区块链就贸然跟风投资,结果要么是被“割韭菜”,要么就是掉入传销骗局。因此投资者除了平日里要从正规、权威渠道学习区块链的相关知识外,还要时刻谨记“天上不会掉馅饼”,不要轻易相信市面上那些所谓的“内部发币”“只涨不跌”“超高回报”等项目。